Kyle Marsh小雀子

萝莉即是正义,幼女就是天使√

尝试着给我家女儿们设计名章(´Д`)第一只是阿奇,我家那个阴险狠毒的魔术师xx第二个是我家龙少女。第三个是我家傻了吧唧的魔法师儿子。第四个是顺手接了个单。哎呀这个名章……这个名章印上去喧宾夺主啊,不过无所谓啦简化这种事情总是很简单的。以及试着刻了一下第一个阿奇的,觉得这种复杂度刻起来还是完全没问题的。

[Bebe x Wendy]Cinderella 流水账慎入

1.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关于百合的故事,因为作者是百合控,这个百合控现在要自给自足了。
        Wendy是个公主,就像所有童话故事那样,她当然漂亮,也充满气质,大方得体。
        Bebe不是公主,就像所有童话中那些衬托公主的善良村姑们一样,她们就负责在公主唱着歌走在大街上的时候,摆出一副钦佩的表情朝公主招手。
2.
        然而这个童话故事出了点差错。
        Bebe按理说应该是个其貌不扬的村姑才对,可她不是。
        她是个充满丰腴美的姑娘,说丰腴,那也是因为她的胸太大一直撑着衣服的缘故。她有醒目的金色大波浪卷发,还天生有着一双多情的蓝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她的美丽是毋庸置疑的,更重要的是,她比什么公主好勾搭无数倍,想和她约会的人根本不需要什么高贵端庄的打扮,只需要给这个人美胸大的女孩带双鞋,或者一挂项链,她就会把自己柔软纤细的小手交给你,踩着高跟鞋跟你约会,还会在晚上捧着手机用她娇软的声音告诉你:“嘿亲爱的……我突然想,如果我可以有一双红色的新鞋该多好,这更配我的新裙子”。
        没有哪个男孩觉得她是婊子,她怎么会是婊子呢?所有人都想牵她的手,这只是个人魅力所在。
        至于为什么有手机?别想这么多,男孩们玩真理之杖的时候还能砸几个吸尘器呢。
3.
        但Wendy觉得她是个婊子,Wendy很清楚她只不过是因为胸大就扰乱了全村男人的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但她的胸部也不是她自己能决定的,这都是发育的错……我真的可以把错误都怪在她身上吗?说不定她也在为此困扰……”公主向来考虑周全,她困惑地闷头走在街上。
        在这个角色扮演游戏开始之前她也没怎么穿过高跟鞋,匆忙的步伐让她绊了一脚,她朝前摔去,就像所有老套的剧情一样,她得到了一次洗面奶。
        “嘿!!Wendy,你故意的。”村姑Bebe尖叫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?!我不是?!!”她不顾脚腕作痛固执地推开Bebe。
        “得了吧,你和我明明差不多高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只是绊了一脚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,反正你也不吃亏。”Bebe得意地抱臂,这让她的胸看起来更高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,当然我知道的,我摔倒是我自己的责任而你接住了我……不,等等?!!”
        后知后觉的公主满脸通红地愣在原地。
4.
        别忘了Bebe的前缀,是村姑Bebe,所以Bebe不能有什么昂贵的化妆品,但即便是廉价的,她也会花三个小时打扮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“Bebe,现在女生法庭的所有人都认为公主杯子上是唇印是你印上去的。”Wendy拿着她的高脚杯,上面的印记已经变得模糊不堪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可,现在女生法庭只有我们两个不是吗?”她托腮望着坐在高处的人,是的,Bebe就坐在Wendy旁边低一点的位置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总之,这一定是你做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确定是我做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只有你会用这种色号的口红。”Wendy勾起嘴角,指节夹着杯子晃了晃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……是我做的,可我们不是好姐妹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应该认真对待这个游戏Bebe,你不能用公主的杯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我记住了。”金发少女扬了扬眉毛,“不过你是怎么确定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我就是确定,女生对这种事一般都比较敏感……”
5.
        “Bebe!!!!你居然背着我偷改了女生法庭的表格?!!!你知不知道女生法庭的每一份表格都应该是绝对公正的!!!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明白!让Clyde觉得自己很帅,他才会给我们买鞋!”
        “鞋?!!难道用鞋子就可以……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了!!”
        “相信我,Wendy,看吧,这是最新的杂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算什么?无论是什么都不能改变女生法庭的公……哇哦,这个款式看起来真不错。”
6.
        Wendy最近在运动上出类拔萃,她甚至可以赢过男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Bebe在跑到旁不停跳着为Wendy加油的时候,那些男生都会放慢速度或是摔倒。
7.
 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Kyle不喜欢我,Wendy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我亲了他一口,他尖叫着跑掉了。”Bebe撇了撇嘴,要知道有多少人都渴望这个美人的亲吻。
        “也许……也许这是喜欢的表现,比如害羞之类的。”Wendy停下笔踟蹰着,她得想一个合适的理由来安慰自己的闺蜜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”趴在床上看时尚杂志的金发女孩撑起身子凑到Wendy身边,柔软的唇触上她的脸颊。
        “嘿!!!你做什么!!!”Wendy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,她捂着自己的脸感觉自己被亲到是地方发热发红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现在知道了,你说得没错,的确是。”女孩笑了起来。
8.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真的要和Cartman打架?”Bebe顺着对方的背安抚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!我已经……我已经忍无可忍了!”Wendy难得这么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得了Wendy,他不值得你这么生气,有这些时间不如去逛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不在乎自己会怎么样了!请家长什么也好,我不想顾虑什么后果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你不在意,Wendy。”Bebe认真地注视着她,转而又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,“那……到时我为你加油!”
9.
         她的头发上有清新的洗发液味道,和金色卷发的香水味混合在一起。
9.1.
        她喜欢看她扮成男孩的样子,这感觉很奇异,就好像自己有了男朋友。
9.2
        她很漂亮。
9.3
        她值得被爱,无论她漂不漂亮。
9.4
        她最值得被她爱。
9.5
        今天天气很好,有一款美瞳看起来颜色很自然,直径也不大,金先生的中餐馆好像被蒙古人霸占了,整个餐厅里都是牛肉,放学的时候路边有一只小猫跑过。
9.5
        今晚的月亮很美。
9.6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数学题难到自爆,明天早上借我抄。
9.7
        我家院子里的郁金香长出了花苞。
9.8
        我最近新学了做点心的技巧。
9.9
        放学一起走吗?今天下午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!
10
        “Bebe,介于你平时的表现,我现在可以将公主的位置赏赐于你了。”Wendy公主拿起她新做的塑料皇冠,像是My Little Pony里面那样庄重地戴到村姑Bebe的头上,“现在你也是公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她伸手去扶了扶。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,你好看极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嘿……Wendy。”Bebe照着镜子,“我觉得自己一直像个灰姑娘,某一天突然出现了一个王子,然后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?”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我就变成了一个富有的公主。”

kylemarsh.

其实我最近很喜欢wendy跟bebe的百合的qwq然后,然后我心理上想画一个wendy,生理上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

喜欢磨砂面的女孩子

南方公园= ̄ω ̄=凯子和斯坦。不是,咋有点恶心。。

听说白雪公主在逃跑
小红帽在担心大灰狼
听说彼得潘总长不大
杰克他有竖琴和魔法
只有睿智的河水知道
白雪是因为贪玩跑出了城堡
小红帽有件抑制自己
变成狼的大红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童话镇》

有没有人喜欢小红凯啊……

老国王[主cartters][真理之杖设] 1.国王想起他的从前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生!!!”偌大的宫殿里传来人气急败坏的叫喊。

        起义军押着苛政的老国王走向地牢,兵刃碰撞发出脆响,国王踉跄着,他的头发花白,身材肥胖,那双灰蓝的眼睛却仍像个精明的老猫,透着不可置信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 人们经过精致昂贵的地毯,脚底的污泥将这偌大的宫殿糟蹋的一塌糊涂,没人在意这些都是国王大半生的成就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忘了是谁带领你们打败了邪恶的精灵族!!我原本可以占据全部财产!!”

        也没有人去听一个暴君的辩解,他被残忍地丢进了阴冷的牢笼,从此华贵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 Eric Cartman国王孤独地坐在满是灰尘的地上,听着栏外蠢货们的欢呼雀跃,阳光慷慨地洒在他们身上,他们说他们赢了,以后再也没有剥削。

        可没人设想过,如果精灵打败人类,没人再能想起国王曾经的一切,除了国王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别试着给自己洗白,你是个独裁的混蛋,你不仅得给你的人民夺得天下,还得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 仿佛一切都已经走到了终结,国王坐在囚牢正中,如同一只躬背的巨熊,低沉的叹息在狭小的空间回荡,他想起自己还是个年幼的王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时正值深冬,九岁的Eric在花园里游走,四周肃静,唯独留着风吹落枝上积雪的簌簌轻声。Eric从不畏惧寂寞,反而喜爱这种感觉,他喜欢一切都无他人打扰,这样他可以假想天地都属于他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 他在去年陷害了自己的一个兄弟并成功逃开嫌疑,他必须得杀了所有兄弟才能确保自己成为未来的国王。

        吝啬的太阳在苍白厚实的积雪上镀了一层不易察觉的金光,空气带着彻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    沙沙的脚步声匆忙奔来。

        是谁胆敢踩坏Eric的花园?小小的王子回头怒视,见一个瘦小的男孩怀里抱着棉衣奔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算找到您了……”对方有着稀疏的金发和碧蓝的眼睛,他喘息片刻,便急着凑上前给Eric披上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他妈是谁?!”他一把推开男孩,尽管他觉得的确有点冷。

        对方诧异地眨眨眼睛,而后释然般带着自豪的意味笑道:“我是Butters Stotch,您的圣骑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Oh……因为您一个星期没去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瞪着这个不会说话的臭小子,气氛凝固着,清冷的雪光映着王子的脸,好像误把他当作自然的工艺,给他上了一层薄薄的釉色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给我把衣服穿上。”他冷哼一声,“还有什么要孝敬我的,就赶快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……什么?”Butters替他披好衣服,傻笑着擦了擦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凭什么当我的骑士?”Eric挑剔地打量他。

        这也没能难倒他,Butters笑着将冻得通红的双手捧起,细小的电光凭空跳跃。

        王子撇撇嘴不为所动,但他终究还是认同了这个骑士。

        “Butters!给我把外套拿来!”

        “给我把早饭带进来Butters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没错,多照顾我也是圣骑士得到荣耀的一个方式,所以现在滚出去给我弄点吃的,午饭那么少简直就是喂鸟。”
        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Eric支使Butters的声音,周围人都为他感到惋惜,说圣骑士活像个保姆,其本人却毫无觉察,成天哼着细小的调子享受着生活的恩宠。

        Eric在十二岁那年发现了自己在火焰方面的天赋,那时他正举起肉肉的小拳头挥向那些嘲笑他的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 “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!!”矮小的胖子叫嚷着。

        而其他人并不在意,依旧指着他说笑,谁都知道这家伙连骑马都不会,刀剑更是拿都拿不稳,如果不是灵长类动物都有点本能,那他基本上战斗力为零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这次他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很好,很好!这次我是真的……啊啊啊啊!!!!!”随着撕心裂肺地惨叫声,火舌瞬间从Eric的拳头里钻出,几丈高的恶魔张狂地笑着,唤出腥红的蟒蛇在地摊上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兄弟们都吓得四散奔逃,Eric也怔怔地站在原地,他以为他自己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他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竟根本不疼,而火焰还在围着他旋转歌唱,如同供奉神明一般围绕在他的周围,Eric脸上的惊恐转变为惊喜交加的肆意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物品烧焦的气味令人窒息,于是巫师下达了自己的指令:“Umm……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些艳红的爪子瞬间变成了乖巧的宠物,毫不留恋掌心可怜的焦炭,退回到Eric身边,在他的手心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。

        Eric心中狂喜,他和Butters一样被自然之力宠爱,这下别说是王位,别说是精灵,甚至是火焰之神都得服帖地跪在他的脚下,卑微地辨认他的脸色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慌张的圣骑士一桶水泼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操你的Butters!!!!我他妈要把你流放到宇宙和时空的尽头!!!!”

——
我短.

        玫瑰是英国的国花。
        我偏爱用湛蓝的眼睛来浸润灰霾的天空,用温软的性子来缓和维多利亚时期的工厂轰鸣。
        我有一座城市,它工业发达,鸽子戴着防毒面具,花盆里种着各色铁皮制的假花。
        城市被灰色笼罩,铜黄和锈红加以点缀,机械运作从一而终,如同保守的女人蒙着面纱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用帽子掩着金发,他提起锈迹斑斑的水壶,将污水倒进花盆。没有花需要水份,于是那些泥泞顺着花盆的缝隙溢出,继续沿着墙的缝隙蜿蜒,终是走到了少年无法追及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的眼睛是海一样的蓝,海蓝色。而这也许是一种传说,既河是黑的,那么海同河同种组成,约莫也是接近于黑色。
        日复一日的浇水,日复一日的工作,鸽子从不摘下面具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有一天,因潮湿而斑驳的花瓣开始脱落,从空心的管中长出真正的幼苗。
        以蒸汽和飞速的梭子做动力,奇迹般生于工厂尘埃的花,齿轮相互密集咬合,而再也斩不断玫瑰的茎。

If I can stay with the light ,I know I'll be free.